在燕文帝眼中,长公主骄横鲁莽,完全没有继承其母母后皇太后的沉稳老辣。

  长公主再多的掩饰,也隐瞒不了她愚蠢,被人利用的事实。

  阿泽竟然是她生出来的儿子?

  歹竹出好笋?

  燕文帝认为阿泽在自己身边长大的原因。

  当年是他领兵去救援生产遭遇兵灾的长公主。

  也是他第一个抱起慕容泽。

  在阿泽刚生下时,他就抱过阿泽,看到阿泽睁着乌黑的眼睛,小手握着他的手指,他的心一下子就软了。

  旁人都有儿子,就他没有,阿泽让他有种心满意足之感。

  再加上阿泽以后只认他这个舅舅,燕文帝几乎已经拿阿泽当儿子看待。

  长公主一心犯蠢,把阿泽的心更推向燕文帝。

  而且长公主犯蠢对燕文帝只有好处,他从未想过劝阿泽孝顺长公主。

  燕文帝翻看书案上的奏折,横竖长公主为阿泽纳侧妃……无论是谁,他都不会反对。

  阿泽上了练兵的折子,条理清楚,见解独到,燕文帝自然是越快越满意。

  “陛下,皇子老师到了。”

  “让刘师傅进来。”

  燕文帝心情正好,刘师傅进门悄悄打量后,心头安定了不少。

  只有两个皇子的燕文帝对儿子的学业相当重视。

  刘师傅博闻强记不说,经史子集涉猎甚广,主张因材施教,甚至对兵法也是略有研究。

  最让燕文帝动心得是刘师傅特别会教学生,拜师在他门下的学生不过三四月,就有脱胎换骨的变化,进步飞快。

  刘师傅因闻名天下。

  燕文帝去年亲自登门聘请他为皇子师,并保证若是册立太子,太傅必有他一席之地。

  刘师傅也有功名的心思,思量三日后,随燕文帝入宫教导两位皇子。

  原本他认为没有自己教不会的学生,可是教导两位皇子之后,他的自信心崩溃了。

  两位皇子身体不好,还爱哭,稍微严厉一点,他们不是哭就是装昏。

  用别的法子,虽然皇子们也能读书,可进步比蜗牛还慢。

  刘师傅明白自己的金字招牌砸在两位皇子手上了。

  燕文帝半月一次召见,以及查看皇子的课业,对刘师傅而言,苦不堪言。

  他就算故意在皇子的课业上放水,出一些简单的题目,可皇子们不配合,依旧答得一塌糊涂。

  每个小孩子都是一本书,需要耐心阅读,可刘师傅自觉读不懂乱七八糟的书。

  刘师傅送上皇子们的课业,垂首侍立,面带苦涩,恳切道:

  “臣竭尽所能教导两位殿下,然臣才学有限,殿下们虽是刻苦,终究限于臣的能力,进步不大,臣不愿再耽搁两位殿下,恳请陛下为殿下聘请名师指点。”

  言下之意,燕文帝放过他吧。

  刘师傅教导大半年,头发白了,身体瘦了,整日同爱哭又平庸还不肯努力的皇子们斗智斗勇,他觉得教皇子折寿十年。

  及时止损,他还能为全身已退,留下性命,至于教书的名声,刘师傅已经顾不得。

  燕文帝紧紧捏着被刘师傅挑选出来,还算好的功课,这都是什么玩应儿?

  他的儿子体弱多病,他可以请太医,让更多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蒋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杀神叶欢叶清明只为原作者顾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熙并收藏蒋氏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