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法?

  明摆着就是趁人之危。dttxt.comhttps://

  想想!

  现在黑风军团损失惨重,无法形成足够的战斗力。

  而林辰所代表身负重创的夏侯少龙,也没有了威胁,单凭夏侯虎一人,根本难以面对两大宗门真龙榜强者。

  但现在双方都没有足够的说服力,也没有真正证实异宝的存在,周浩他们就是再猖狂,也不敢在夏侯世家所管辖的地界挑起三大宗门势力的厮杀。

  只是,古墨他们现在死得不明不白,周浩他们也一致认为,铁定是林辰趁机落井下石,从而夺走了异宝,还陷害了古墨他们。

  如今只有林辰活着出来,确实没有足够的说服力,周浩他们自然不会轻易放过林辰。

  “说法?需要说法?是他们实力不如人,还怨上我大哥了!”夏侯虎冷哼道。

  “实力可以不如人,但有没有趁机落井下石,那又是另一回事了!”周浩沉冷道:“夏侯虎,你也不必为你长兄辩护,本来就没有足够的说服力,你却硬要据理力争,你们夏侯世家现在打得是什么心思,不知心知肚明了吗?”

  “我们夏侯世家做事一向是光明磊落,绝不会作出卑鄙无耻的小人之举!”夏侯天南沉声道:“而且,若非是我们拼死镇守黑魔潭,魔煞恶气早已是危害四方!若要论功,我们夏侯世家才是最大的功臣,就算真有异宝,也是理当我们夏侯世家归得!”

  “你们夏侯世家有功不假,但死去的二位师兄也是为了除魔卫道,不惜奉献出了自己最珍贵的生命与前程,难道他们就不是功臣吗?”玄明沉冷道。

  “不错,若是没有二位师兄出生入死,奋勇抗魔,你觉得单凭夏侯少龙一人之力,又如何能够力挽狂澜?”周浩沉声道:“更何况,黑魔潭下发生的事情,谁也不知情。二位师兄惨遭遇害,跟夏侯少龙可是脱不了干系!”

  “那周兄的意思如何?”林辰不禁问。

  “自然是随我们回去,交由我们的师门审问,而你们剑宗也可从旁会审。事实如何,自有公论!”周浩正色道。

  “我不是囚犯,轮不到你们两宗来审判我!就是我有错,也该是由我所属师门审查!”林辰有夏侯世家撑腰,也是底气十足。

  “不错,我长兄乃是剑宗弟子,更是天虚上仙的得意门生,地位显贵。你们质疑我长兄的名誉,自然是在质疑天虚上仙的权威!”夏侯虎沉哼道:“当然,我们夏侯世家也并非蛮不讲理,只是我长兄固然有错,也轮不到你们来审判定论!”

  “真是可笑,夏侯少龙有师门撑腰,纵然有错,也可洗脱嫌疑!”周浩冷哼道:“总之,今日若不给个说法,那就可别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

  “不客气?怎么不客气?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?”夏侯虎怒火滚滚,憋不住要爆发。

  “你这是在威胁我们?那我也就跟你挑明了说,别说是在这里,就是身在剑宗,我们也要讨回个说法!”周浩气势凛凛,毫不示弱。

  “说法?我看你们不过是看我们伤亡惨重,不足以构成威胁,想要趁机打压我们夏侯世家而已!”夏侯虎嘲讽道。

  “你们夏侯世家中人有极大嫌疑迫害我们的师兄,若是你们不配合的话,那就只能拔刀相见了?”周浩面色冷厉,眼中隐射杀机。

  “那你们可要考虑清楚,我们夏侯世家虽然损失惨重,但就是你们两宗联手也未定能占得了便宜!更何况,外有魔贼正虎视眈眈,若是我们自相残杀,最终得利的可是万魔宗!”夏侯天南面色深沉,众部将也是剑拔弩张,随时做好战斗准备。

  “当然,这只是下策而已,就看你们夏侯世家愿不愿意避免这场冲突?”玄明冷笑道:“只要夏侯少龙愿意交出异宝,倒是还有商量的余地!”

  “我说了,异宝只是邪教魔贼故意放出去的噱头而已,好引我们落入陷阱。所以你们就是杀了我,我也交不出什么异宝!”林辰语气冷淡,身为正道中人,却为这些贪婪虚伪的小人感到可耻。

  “夏侯少龙!你觉得你现在所说的任何一句话有足够的说服力吗?别忘了你现在还是最大的嫌疑人,你没资格为自己辩解!”周浩冷凛道。

  “我也没强迫你们相信我的话,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!”林辰淡然道。

  “事实就是你在狡辩!”玄明冷斥道:“夏侯少龙!你若是不给个合理的交代,本道可就当你是迫害我道兄的凶手,这笔账可得向你讨回来!”

  “呵呵,你们不就是趁我伤重,才敢在本少面前装大爷!”林辰冷冷一笑,气势突起,凛凛威慑,面色森冷的警告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林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杀神叶欢叶清明只为原作者秦瑶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瑶并收藏林辰最新章节